逆水寒捏脸|乔振宇逆水寒|
  • 01
  • 03
  • 04
  • 05
  • 06

文化生活

文章阅读

当前位置:
当前位置: 首页?? 文化生活?? 建筑人生

  在公司(都匀)承建的遵义虾子河项目,“挎包侠”秦飞可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他只要在现场,定会背着他的“百宝箱”。时间一长,身边的人都叫他“挎包侠”。

333

  2017年7月,大学刚毕业就被分配到了罗甸千岛湖项目担任施工员,初来乍到的他对工作如何开展、工程施工细节?#20219;?#39064;是一筹莫展。“刚毕业,书本上学到的和实际运用的相差太多,遇到琢磨不透的我就一次又一次去请教前辈直到弄懂为止,我不怕他们骂我,?#22242;?#20182;们不骂我。”秦飞回忆起刚到项目那会儿的窘境,挠?#22235;?#22836;说道,“因为要学的东西太多,我又不可能一下子全学会,所以就随身背一个包,里面装着笔记本和测量工具。”

  挎包之旅就这样开始了。有着“天然温室”之称的罗甸,最高气温可达40.6摄氏度,酷热难耐的天气更是让初出“温室”的他感到工作的艰险与不易,“每天被那毒辣的太阳晒得脸生疼,中午都不?#39029;?#38376;,每次从现场回来,穿的衣服全被黄泥和汗水染变色了,味道可难闻了。”

  即便这样,他的挎包也从未丢弃,跟劳务跑现场学习测量、学习全站仪的放线技巧、水准仪传递标高等等,每学一样,都会?#38505;?#20570;好笔记,无论是在工地、办公?#19968;?#26159;宿舍,始终包不离身。久而久之,挎包越来越鼓、越来越重,里面不单单只有笔和本,图纸、卷尺、手电筒等也容入了他的“百宝箱”。

11111

  2018年7月,他被调到遵义虾子河污水处理厂及再生回用工程项目,正好赶上项目抢工的重要节点,来到新项目,背着他那褪色的挎包,戴上安全帽,全身心地投入了项目的抢工大军中。

  由于虾子河项目工期紧、任务重,且施工周边环?#31243;?#20214;复杂,?#36744;?#36793;坡是一个不规则?#25945;澹?#23616;?#21487;教?#39640;度达50多米,要在一个四五十米高的边坡上用钻机打300多个平均深度在30米左?#19994;?#38170;孔,工程量之重、施工?#35759;?#20043;大?#19978;?#32780;知,最为?#26053;?#30340;是,又遇到连续的阴雨天气,导致土层疏松,刚取出钻杆,好不容易打好的锚?#23376;?#22446;塌了,所有人?#24067;?#21448;从喜悦变成?#21496;?#20007;,?#36744;?#36793;坡防护工程俨然成为了项目的一块“心病”。

  这时候,背着挎包的他?#20161;?#21644;工程部、技术部人员协商可行的边坡防护工程施工方案,与分包商进行沟通,?#20384;?#20998;配人力物力财力,使用抗滑桩加桩间挡土板进行边坡永久支护。过程中,500斤重的张拉设备每完成一次锚索张拉就要挪位一次,如此反反复?#30784;?#26469;来回回至少1000多次方能完成所有的锚索张拉工作。他不分白天黑夜地在施工现场工作,热?#21496;?#20174;挎包里拿出降暑药给同事及工友,手磨破皮?#21496;?#20174;挎包里?#32479;?#21019;可贴,光线太暗就从挎包里拿出手电筒。就这样,在连续加班20多天后,项目的“心病”治好了,但他却发高烧病倒了。

  “小秦啊,小伙子可有毅力哩,我记得有一次半夜两三点,项目抢工被附近?#29992;?#25237;诉了,小秦听?#23707;螅?#31532;一时间从床上爬起来去协调,鞋子都穿反了,还发着高烧呢,小伙子可厉害着呢!”项目指挥长张孟对这个总是随身带挎包的小伙十?#20013;爬担?#19968;提到他,张孟就掩饰不住内心的欣赏,“基本上我遇到什么任务或问题,交给他,我放心!我都不敢相信他是2017年才开始工作的新学生!”

  面对同事和领导的赞扬,秦飞表?#26087;?#22806;有山,人外有人,自己要走的路?#36141;?#38271;!他背负挎包,不仅仅是为了方便随时随地拿出趁手的工具,更是为了将自己学到的知识、积累的经验一一装进挎包,现在这个包已成为了他的“小伙伴”了!

  在四局,“挎包侠?#34987;?#26377;很多,他们有时毫不起眼,可他们却兢兢业业、默默无闻在自己的岗位上辛勤地耕耘着。在城市或乡村、平地或丘陵、高山或?#25239;齲?#21040;处都有他们顶烈日、冒?#34430;量?#21171;作的身影;他们的名?#21482;?#35768;很多人从所未闻、也没有显赫的成绩,但每一个重点建设项目,每一个大型现代化工程,都有他们辛勤的汗水……

222

上一篇: 印 象——燊海·森林项目抢工随笔
下一篇: 没有了
逆水寒捏脸